分享到:
评论
推荐
顶部
登录
当前位置:  越野e族 > 旅行频道 > 游记 > 正文

xiedang——自驾牧马人,爬雪山,过草地,扎胎,八千里穿越之旅!

2018-09-17 10:49:40来源:越野e族作者: xiedang

在国际大公司工作,一晃20多年,虽然各方面都算不错,可总觉得缺点什么。和20多年前自己还是穷学生的时候相比,现在已经成了家立了业,但再也没有那种“一言不合,背包上路”的洒脱。似乎它只属于网络上的奇闻逸事或者探索频道里的真人秀,与自己毫不相干。

心有不甘,几番尝试,终于说服家里领导让我潇洒一次了。扔掉笔记本电脑,告辞老板、同事,拖了弟弟一起下水,和我共同踏上征途,享受两万里路云和月,探访文化古城,陶醉名山大川。

北京—平遥—西安—太白山—汉中—北川—九寨沟—甘南—中卫沙坡头—宝鸡—广元—黑水—卧龙—凉山—大理—成都—汉中—西安—平遥—北京,我们的旅程历时30天,穿越西北、西南7个省份,途经20个城市,全程近一万公里,两万华里。旅途中有多座古城,有青藏高原,有内蒙古沙漠,有九寨沟的碧水蓝天,有卧龙的熊猫,有玉龙的雪山,有大理的洱海。

这个旅程最有趣的其实不是这些美景,而是久违了的“一言不合,开车上路”的洒脱。

这,才叫,生活 !

10月27日: 北京至平遥

早上6:40从北京出发,到达平遥古城已是下午4:30了。先是在北京城里堵了2小时(北京老百姓早上7点钟就开始扎堆儿进城赶集了,佩服 ),进入河北界内又遇到瓢泼大雨,加上京昆高速上全是大货车,一排排大车轮疯狂向两旁泼水,从旁开过就像穿越水帘洞一般。然后就是一个接一个的山洞(看位置应该是穿越太行山脉吧)。结果是原本8个小时的车程足足开了10个小时 。

到了平遥古城,车是不能开进去的,停在北门外的北关停车场。提前在携程订的兴盛久会馆店家开车来接。318元,大红灯笼高高挂式的庭院。房间干净暖和,设施齐全,很满意。

晚上出来逛街,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熟悉的味道。嗯,是无烟煤的味道,是山西的第一大土特产。随着大众点评找到了天元奎客栈餐厅,饥肠辘辘,上汾酒,牛肉,风卷残云般填饱肚子。非常喜欢这个餐厅的格调:古典氛围里不缺现代的舒适。店小二也非常热情,看我们饭罢,主动拿出古城地图给我们规划了明天上午的旅游路线图。

酒足饭饱之后,看着窗外的冷雨,已经懒得出去了,索性在餐厅里,喝着店家自酿的汾酒写游记了。

10月28日: 平遥至西安

吃罢早餐,退房告别了这家会馆民宿、去古城溜达。正走之际突见一名男子领着两列清朝装扮女子从远处随着音乐飘了过来。弟弟说:白天也有跳尸!( 香港僵尸片中一名道士领一列跳尸的情景立马在脑海中浮现)我也吓一跳。等这些女子从旁飘过,判定应该是活人。心想,好在你们昨晚没出来飘,否则真要被你们吓回帝都了 。

发现:山西油茶!店小二隆重推荐,这是当地人冬天必喝的茶。店小二介绍道:虽然叫茶,其实是用炒熟的面粉加上芝麻,糖,枸杞等熬煮而成。我们各自喝了一口,大叫好喝,咕咚咕咚整碗下肚。据说还有咸的油茶,估计一样的好喝。

中午12点从平遥古城出发,一路顺畅,到了西安酒店(民宿已经全满)已是晚上7点。

开了7个小时的车,累的不行,就在住店旁边找了个清真餐厅。 陕西名酒西凤酒,羊肉串,羊肉泡馍,糖蒜,再加一根古巴雪茄,绝顶搭配,喝完早点睡,明早牧马人大部队就从帝都赶到集结了。

10月29日: 西安一日游

到了西安,和俱乐部大部队汇合,一共八辆牧马人从北京、烟台、邯郸开过来。 西安当地牧马人俱乐部得知北京俱乐部来人,晚上举行宴会,盛情款待远方来客。席间,坐我旁边的主人得知我是牧马人新手,主动向我传授去腾格里沙漠越野的宝贵经验:1)胎压必须放到1.0psi以下,否则打滑;2)冲沙丘一定要猛踩油门,否则陷沙;3)冲上沙丘后千万不要踩刹车,否则很容易翻车;4)一定要带救援绳索,随时准备被拖车;5)要带风镜,否则沙漠里出了车辆就睁不开眼。

发现:国家,城市,企业之兴与衰

出生在西安,我小时候的西安还是一个沉睡的边陲小城。古城墙以内叫城里,之外就是农村了。我家在城南墙之外,走路上学就要穿过几个村落和农田。晴天时,站在家里向南的阳台就能远远看到南山(秦岭山脉)。所以小时候背陶渊明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时候,遥望一下远方的山,就能感受到这首诗的意境。离家不远处有一所碑林博物馆,里边收藏了历代石碑雕刻。我们小伙伴们非常喜欢去,原因不是我们懂得欣赏石碑上的名人书法篆刻,而是喜欢在林立的石碑群里玩躲猫猫。记得有一幅石碑,上面刻的是唐长安城地图。地图上的市中心竟然是小伙伴们远游的西安南部郊区,大雁塔。当时我们还大惑不解,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大的城市,怎么可能?!

后来随父母移居香港 ,才知道城市的确可以很大,大到城里要通火车。这次重归故里,再登大雁塔,发现这个边陲小城已经完全变了。破旧的城墙已经修葺一新,古建筑与高楼大厦交相辉映,大雁塔旁边已经不再是田野,而是一座崭新的大城市。

这时想起多年前去敦煌 ,在残圭断璧的莫高窟里看到的壁画,描绘敦煌在古丝绸之路年代的极度繁华。又想起曾经是中国通往世界唯一大门,但却逐渐式微的香港 ,再看看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复兴古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新丝绸之路起点的西安,不尽有些感悟。国家,城市,企业的兴与衰,背后都有一股个体无法改变的大势在决定。

10月30日: 西安-太白山-汉中

自从在西安和牧马人俱乐部车队汇合后,这张百度地图就作废了。因为我们走的是off-road,百度地图是绝对不会推荐给驾驶员的。

从西安出发一路向西走,经过宝鸡进入秦岭山脉,走了一段G5高速后,就开始下高速,进入去秦岭最高峰——太白山的盘山公路了。

车队共8辆牧马人,每车外贴1-8的车标。领队的头车贴1号,副领队押后贴8号。由于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越野驾驶经验的(城市老司机),我被安排在头车后边,2号车的位置。为了保证行车安全,每辆车必须配备车载或手持对讲机,听从头车领队的统一指挥。

牧马人车队所到之处,回头率百分百,感觉好不威风

西安牧马人俱乐部负责人的一双儿女也一起来了。妹妹玩的很开心,可哥哥被颠来倒去的行车搞的好不辛苦。

头车领队是牧马人社区里的大神级人物。虽然是社区,每位会员都是平等加入,可是大家对这位盟主的敬仰如滔滔江水一般,绝对称得上是无冕之王。领队问秦岭里的老乡: 秦岭出熊猫,请问您在山里遇到过熊猫吗?老乡(用陕西话)答:什么遇到过,我喂过熊猫的,好伐!(最后两字和叹号是我加的)

车队在大雾笼罩着的盘山公路上爬行。

山里天黑的很早,距离目的地汉中还有3个小时的车程时,天已全黑。这个时候的盘山公路可就一点都不美了:每一个急转弯都是100-180度,视野被转弯和车灯距离严重限制在几十米范围内,什么时候该打方向盘,什么情况下能超车,基本靠头车指挥。为了保持车队的完整性,没有人掉队,每辆车要尽可能同速。我这个越野初级班司机,要在夜晚盘山公路上和头车保持同速,难度可想而知。一个晚上开下来,眼睛瞪大了,两臂的肌肉也酸了,不断踩刹车,踩油门的右腿也麻了。

10月31日: 汉中-北川-九寨沟

早上从汉中郊区的南湖宾馆开出,在附近县城吃罢早餐,9点钟正式上路。一路沿金沙江旁的山路进入5.12大地震震中的北川县,参观了被保留下来的地震废墟,然后继续在大巴山中的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行驶,于第二天凌晨两点到达九寨沟景区旁边的贵宾楼酒店。又是一个披星戴月的夜间山路行驶,到店时肾上腺素已经消耗殆尽,人已经快累昏过去了,看到酒店的床都激动的快哭了,倒头便睡。

11月1日:九寨沟赏秋

昨晚凌晨入住酒店时,就被窗外的噪音骚扰。早上起来拉开窗帘,才明白噪音的来源。完全被窗前的美景惊呆了:原来我房间窗户边上就是一股清澈的山泉匆匆流过,发出轰轰的声响。我们决定早餐就在山泉旁边吃了:山泉美景配咖啡,牛角包,香肠和苹果。这种享受,这辈子没试过!

“鸭子与水”作品来自车队的Isabel林女士

参观藏民村寨时,一只肥猫慢悠悠的走过来和我们打招呼,说的是藏语,我们听不懂,只能用肢体语言表示我们的友好。肥猫也不客气,舒舒服服的让我们给他按摩了一会儿。

11月2日:九寨沟-珉山-诺尔盖草原

岷山山脉

百度:“岷山,自中国甘肃省南部延伸至四川省西北部的一褶皱山脉,大致呈南北走向,全长约500公里,主峰雪宝顶位于四川省松潘县境内,海拔5588米。 岷山是长江水系的岷江、涪江、白水河与黄河水系的黑水河的分水岭。”

车队早上8点从九寨沟景区出发进入岷山山脉,前往甘南藏族自治州的诺尔盖草原及黄河第一湾的所在地,唐克。

虽然整个行程只有260公里,但却要从2千多米海拔翻过海拔4千米的雪山再进入海拔3千米的草原。沿途地貌,植被每几十公里就一个景象,一个惊喜,让人目不暇接,忍不住不断停车拍照。废话少说,上图!进入岷山原始森林!

在岷江饮马

海拔近4千米时,所有树木就消失了

翻越海拔4千米的垭口

翻越垭口后植被再次茂盛

藏民民风淳朴

诺尔盖草原

百度:若尔盖草原素有“川西北高原的绿洲”之称,是我国三大湿地之一。其行政区域包括四川省的若尔盖、红原 、阿坝 、松潘,甘肃省的玛曲、碌曲,青海省的久治等县,总面积约5.3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6.15万。

诺尔盖历来是去甘抵青的交通要道,是阿坝州的北路重镇。它处在北去河湟谷地,南下岷江、大渡河或东出嘉陵江通达四川盆地的三角区域,交通和贸易地位重要,历来都是青藏高原与内地发生沟通与交融的前缘地带,也是兵家必争之地。诺尔盖草原是青藏高原东部边缘一块特殊的区域,海拔高度在3300米至3600米之间,也被称为松潘高原,相对于中东部的低海拔地区,它是高原,而相对于它东边的岷山、南面的邛崃山、西边的果洛山、阿尼玛卿山、西倾山以及北面的西秦岭等山岭,它却处在群山环抱之中,是高原上的一个盆地。”

清澈的黄河日落

11月3日:唐克-黄河第一湾-迭部

九曲黄河第一湾位于若尔盖县唐克乡,此处是四川 、青海 、甘肃三省交界处。

黄河九曲第一湾

11月3日: 辖曼草原-迭部县

“辖曼乡位于若尔盖县以西约110公里,是若尔盖下辖的一个较大的纯牧业乡,总人口约6000人,面积827平方公里,辖曼是藏语音译,意为“慈氏弥勒菩萨 ”。

这里有着纯正、原始的游牧生活,每当夏季来临,绿色的草原上铺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远远望去就像大地被铺上了一层地毯,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更显得幽静,牧人的帐房,遍地的牛羊,和不时传来的牧人放歌声,更显得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幸福、祥和。”

我们沿路见到藏民都互相问好,经过村寨过车,我们也会开窗向路边的藏民挥手问好。他们都非常开心的回问。扎西德勒(吉祥如意)是我学到的藏语问候语。

在甘南的路上经常会遇到牧人赶的羊群和牦牛群。这些牛羊很懂事,见到车过来都会加快两步给车让路。过马路的牦牛也会“一慢二看三通过”.

发现:草原音乐+大草原=Word天呐!

杭盖:一个古老的蒙古语单词。它的意思是,一个有着蓝天、白云、草原、河流、山和树林的世界。

杭盖乐队,成立于2004年,由伊立奇、义拉拉塔、胡日查、蒙大、艾伦、钮鑫和巴图巴根组成的中国乐队。

把杭盖乐队的音乐调到最大,让车里8个喇叭和低音炮轰鸣,驾着牧马人驰骋在广袤无垠的辖曼大草原上。绕过每一个弯,翻过每一个坡,都会被眼前一幅幅巨大无比,天幕般的画面美景所震撼,嘴里忍不住发出:哇,word天呐!

11月4日:迭部县扎尕那雪山

早上8点半从迭部县出发进入扎尕那雪山

“ 扎尕那 ”是藏语,意为“石匣子” 扎尕那山位于迭部县西北34公里处的益哇乡境内,是一座完整的天然“ 石城 ”俗有“阎王殿”之称。地形既像一座规模宏大的巨型宫殿,又似天然岩壁构筑的一座完整的古城。”

发现:越野大神,秒哥印象

我们的领队,也是牧马人俱乐部的主持人,本名刘东升,江湖诨号“秒哥”,取自他的网名“60秒消失”(猜猜这又是怎么来的?我猜对了 )。

秒哥是牧马人越野圈子里的大神级人物,他的越野驾驶技术,对中国名山大川里百度腾讯、甚至地图册上没有的路了如指掌。对于越野驾驶技术的分享传授,秒哥也是一点不含糊。涉水路段息车灯防止水浸烧电路,什么路况开“高四”模式(牧马人高速四驱),什么时候要用“低四”模式(牧马人低速四驱),秒哥都会千叮万嘱车队里的新手。

但秒哥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他对越野的热爱。他的这种热爱并不局限与在沙漠里冲沙,在齐腰的河里涉水,在60度斜坡上翻越,在泥泞里救援。他对越野的热爱已经上升到了文化理念的高度:车队所到之处,他会通过对讲机把车队经过的山川河流,村寨民风,花草树木,甚至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家养和野生动物如数家珍般一一介绍给大家。他经常是忍不住要在路边停车,让大家下车感受那广阔的大草原,墨绿色的山谷,白雪皑皑的山峰;品尝路边的沙棘果,用相机捕捉奔跑的兔子,狐狸,野狼,旱獭和飞翔的老鹰,秃鹫。言语间,我们能感受到秒哥对这片还没有被都市化进程污染的山川河流的深厚感情。

对于很多人来说,牧马人是一辆大玩具车,在不断的定制改装中找到自己的乐趣。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越野就是挑战自己的胆量和车技。

但对于秒哥来说,牧马人是一条通往美丽中国的Off-road。

怎么样,5D2加200毫米长焦拍出来的效果比手机好多了吧?

中午时分,车队登上了扎尕那雪山。海拔3990米,头开始疼,气开始喘,但大家兴致不减,决定埋锅造饭,在白色的雪山和湛蓝的天空下,享受一顿丰盛的野午餐。

扎尕那山咖啡!比蓝山咖啡好喝多了!

悬崖峭壁中开出来的崎岖山路本来就难走,路面再加上积雪,就必须启动高速四驱模式才能通过了。

11月5日:珉县-铁尺梁-腊子口-成都

铁尺梁山脊上的村寨,我们研究了很久也没搞明白他们是怎么上去的。

百度:“1935年9月16日, 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抵达甘肃南部的天险关隘腊子口。国民党军鲁大昌部3个团据险阻击红军前进。当天,红军正面强攻,未能突破国民党军防御阵地。17日,红军两个连翻越悬崖陡壁,穿插国民党军侧背,一举将守敌击溃。天险腊子口突破后,中央红军进入甘南开阔地带,北上陕甘地区的通道开辟出来了。”

发现:off-road带来的惊喜

Off-road意思是“不在道上的路”。牧马人的设计不是舒适,省油,美观,它的设计就是为了在Off-road上开,在没有路的地方开出路来。

大部分人,大部分企业,大部分民族都不喜欢Off-road,因为它代表不确定,不确定与危险和风险是同义词。我在国际大公司工作多年,深刻理解在大公司里的“常胜将军”并非业务常胜,而是能够做到把“未知和不确定”降到最低。大公司中层管理干部的一个核心技能就是Forecast,预测。预测准的就是好的管理干部。当然,像所有算命先生一样,预测准的技巧之一是说话模棱两可,事后怎么解释都对。但最重要的,就是绝对不走Off-road!

喜欢走Off-road的人特立独行,喜欢冒险,享受未知的前路所带来的惊喜与快乐。由于有太多不确定因素,走Off-road时的计划不可能太过周密,时间不可能掐的太准,只能有个目的地和大致方向,剩下的就靠充分的保底预备(比如充气泵,拖车绳,充足的食物和水)和临时反应了。

虽然传统大企业都不欢迎Off-road Drivers(他们被称为Wild Duck,野鸭子),这些人,这些民族恰恰是人类文明创新和发展的动力和源泉。

有趣的是,就是这些喜欢Off-road的人颠覆了所有所谓“正道之路”,造就了工业革命,信息革命和今天的互联网世界,使人类科技和文明以史无前例的加速度发展。

一个月前,Off-road Driving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幻想,感谢像秒哥这样的敢于冒险,乐于分享的越野前辈,在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让我亲身经历了off-road driving的小苦与大乐。

弟弟问我,我们这次越野后, 中国是不是就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了。我回答:我们只逛了了岷山的一角,陕甘宁,云贵川的大片高山河谷,草原沙漠还没走。蒙古,新疆,西藏省界还没碰呢!

说完,一丝民族自豪感不禁油然而生。

11月6日:成都休整一日

发现:经济型连锁酒店的成功秘诀

早上9点从珉县出发,开了14个小时。昨晚11点终于到达成都。第一次住进经济型连锁酒店,锦江之星。酒店在市中心的一个民居巷子里,外表和旁边的居民楼一样的破旧。我问弟弟多少钱一晚,答:149元。心里不禁一个寒颤:成都,市中心,149元能是什么环境。

进入酒店大堂,非常简单朴素。前台工作人员热情快速的帮我们办理入住。

上7楼,屏住呼吸,开门开灯。一个单间呈现眼前:大床,写字台和浴室。房间干净整洁,卫生间的毛巾都分别放在塑料薄膜包里,有消毒药水的味道。

热水澡后睡到第二天自然醒,凭着149元的收费,这个酒店把我心中最重要的几件事做到最好:干净整洁的房间,热水澡,感觉舒服的大床被褥,大屏电视和写字台椅。其他的,华丽的酒店大堂,装修奢华的房间,游泳池,健身房,会议大厅,前呼后拥的酒店工作人员以及有关成本,一概没有。

把最重要的事情做到极致,其它的一概省略,这,不就是当今世界的成功秘诀么?

发现:互联网带动了服务业的蓬勃发展

积攒了一个星期衣服要洗了,怎么办?百度!

从北京开出,爬雪山,过草地,轮胎都被山上尖利的碎石扎爆了一个,车也到了首次保养的5000公里里程,怎么办?百度!

我们快速找到自助洗衣店和牧马人4S店,一个下午圆满完成休整任务。

成都悦享自助洗衣咖啡馆:50元洗完烘干两大包的衣服,再加一杯拿铁咖啡

11月7日:成都-卧龙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

小儿子喜欢“红猫”(他对熊猫的读音),所以一定要去卧龙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给他拍熊猫宝宝的照片。

早上8:30从成都出发,跟着百度地图一路狂奔。没想到被百度地图导航到了都江堰的一个公园里 。再重新设目的地,驱车80公里后,又发现被导航到卧龙保护区农家院的一个厕所附近。

只能用最最原始的导航方式找熊猫了:找人问路!

一路问了3个村民,才知道应该找耿达乡。

终于,我们看到了她那美丽动人的背影。

我们问管理员,这些胖娃儿多大了?答:一到两岁。

11月7日: 卧龙-西昌

2点从卧龙出发,晚上9点到达西昌 。

11月8日:西昌-大理

10月27日从北京出发,驱车5300多公里,爬雪山,过草地,跨过大渡河,越过金沙江,在诺尔盖草原上刺破后轮胎,在扎尕那雪山上扎爆前轮胎,终于在13天之后的11月8日晚上8点赶到了这次旅程的最南站,彩云之南,大理洱海边的一个沉睡中的白族村落, 喜洲。

11月8日:瓢泼大雨中到达大理

昨晚入住洱海边喜洲镇的一个客栈。早上站在客栈房间的凉台上看洱海:海和天的蓝色浓到快要滴出来了。阳光和雪山草原上的一样:亮瞎眼!

楼下街边一位年轻小哥开的餐厅:咖啡,粑粑,馄饨,加刺眼的太阳,估计这顿早餐要吃一个小时了

发现:“敢梦敢当”?

店家是一位外地人。他说自己原来是一个零售连锁的经理,厌倦了那样的生活,听说大理很美,所以就过来开了这个小餐厅。难怪餐厅墙上写着“敢梦敢当”。

相信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有的甚至趁人不注意会“勇敢”的做一下白日梦,然后马上恢复“正常”。

什么是“正常”,什么又是“梦想”,为什么绝大部分人都只能一辈子把“梦想”藏在心里而去拼命追求“正常”?可能小哥在自己餐厅的墙上给出了答案:你敢梦,但你敢当吗?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更合情合理的解释:你的梦想能肩负起对家人,朋友和上司下属的责任吗?不能的话,你的梦想就是自私。

所以,“敢梦”的前提是“敢当”。而“敢当”不仅仅是担当自己,还要担当家人,朋友,上司,下属。

请问,这可能吗?

当然可能。

这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杜甫的诗作“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我在想,有没有这样一个机构,它能让每一位“敢梦敢当”的人拒绝做大企业的白领工人,不再做大机器里的螺丝钉,流水线上的机器人,用自己的智慧,勇气,和辛劳实现自己的甜蜜梦想?

11月9日:入住喜洲明月世内桃源客栈

昨晚住的是260元一晚的民宿,今天我们决定奢侈一把,入住了867元一晚的临海套房。如此美景最适合喝红酒,抽雪茄和发呆。结果我们今天哪儿也没去,真的在阳台上发呆了一个下午 。

11月10日:丽江古城,玉龙雪山一日游

今天: 丽江古城, 玉龙雪山 。

经历:正驾驶负责观察每隔几分钟就变化的限速标志(80,60,40,30,20公里时速不等),以应对防不胜防的违章拍照;副驾驶负责交付买路钱(这里处处设卡;关关收费)。

结果:淳朴的村民和刚正不阿的交警每一分钟都在以景区门票或者违章罚款方式向外地人收取高昂费用,用以建设更美丽江。

攻略:没钱就别去丽江,在洱海边发呆是正道。

丽江古城: 中国古城及景区被过度商业化的“典范”,是北京三里屯的乡镇企业版

玉龙雪山若隐若现的藏在云雾缭绕中,好不容易拍到她的犹抱琵琶半遮面。

傍晚回到海边客栈,弟弟仰头看到洱海夜空皎洁的月光和云彩,建议我拍下来呼应这篇游记的标题:八千里路云和月,对此次越野自驾游做个完美的总结。

11月11-13日:大理回程北京

回程: 大理—贵阳—襄阳—北京 ,全程3000公里,只用3天(我的驾驶里程和越野驾驶技术都有所提高)!

在兰考—南阳高速上,左向大拐弯处堵车。我选了右道停车,另外两车选了左道停车。然后就轰的一声巨响,一辆重卡追尾撞上两辆轿车直到被前边停的重卡夹心饼干,两辆车是报废了,好在人没事儿。

10月27日6:30从北京出发,历时整整19天,驱车8753公里,于11月14日凌晨12:00回到北京家中。

我有个毛病(问了很多朋友,看似比较罕见),就是(包括睡觉在内)我的大脑必需要处理大量信息和解决问题,否则就会无聊到冒烟。为此,我需要不断读大量书籍,内容越艰深,书本越厚,需要烧脑程度越高越解渴。

过去19天,除了越野时间需要消耗大量脑电波和肾上腺以外,自驾游还有长时间驾驶是在极度无聊的高速公路上。这时候我会无聊到发疯!

弟弟竟然找到了解决办法 就是听优酷上宋红兵的“宏观”专题讲座。每集约40分钟,内容以政治经济学为核心,深度研究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的政治经济历史事件。从奥斯曼帝国,到中东乱局,在到中国的一带一路;从美国独立战争,美国宪法到美元霸权,再到人民币国际化,每集一个专题。内容提供大量数据,史实的同时,宋老师又能以极强的逻辑思维(我喜欢)推导可能的结论。

听他的演讲信息量极大,知识面非常宽,非常烧脑。我喜欢。没有宋老师,我这几千公里的高速可能真的开不下来了 !

九寨沟翻越海拔4000米岷山垭口到达诺尔盖草原越野路线图

10月27日早从北京出发,途经山西平遥,重游出生地西安,穿越秦岭山脉,经停汉中,参观北川震后废墟,看九寨红叶,爬岷山山脉,饮马岷江水,翻扎尕那雪山,过诺尔盖草原,溯黄河之源,驰骋辖曼草原、再转成都 ,去卧龙看呆萌熊猫,过大渡河, 金沙江 ,经停西昌火箭发射基地最终到达彩云之南大理洱海边,再通过京港澳高速回京,历时整整19天,驱车8753公里,结识了一帮牧马人越野发烧友,初尝了牧马人硬汉越野的乐趣。心惊胆战,沿着铺满碎石,坑坑洼洼,甚至积雪的 盘山 土路翻越海拔4000米的雪山;在山顶埋锅造饭,背靠雪山享受野餐;在杭盖 蒙古 乐队的歌声中驰骋大草原,......,这一切的一切都深深的印在了脑海之中,触动了心灵深处。

过去这么多年,我的生活似乎永远在Review和被Review,Month-end Closing和Quarter-end Closing之中,永远在为无休止的业绩增长目标绞尽脑汁,四处奔波,甚至茶饭不思,像矿井工人一样的没白天没黑夜的工作着。过去19天,我才爬出矿井,被耀眼的阳光,湛蓝的天空,墨绿的森林,壮丽的雪山和广袤无垠的草原震撼了。原来,生命可以这么绚丽多彩,可以这么美!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通过互联网,我这个书虫竟然在数千公里的长时间驾驶途中,继续读了几十本艰涩难懂的政治经济历史书籍。这里也要感谢“货币战争”的作者宋红兵先生在优酷上的专题演讲,陪伴我一路前行。

19天的单人驾驶(弟弟不开车)也给了我很多时间回味和思考我过去20多年的生活核心:工作。对此也有了新的认识和启发。有道是:不知 庐山 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啊!心里上真正远离我的工作这次算是头一遭,从远处回看工作这座 庐山 ,得出了不同的看法。

原本买牧马人的目的只是听说这车瓷实,适合在路面不平,汽油杂质多的小城镇 自驾 。现在才知道,这车的确不愧其“硬汉越野”的美誉。加上又有幸与一帮越野硬汉结伴同行,他们给牧马人越野赋予了一种文化底蕴,才开始明白古代武士爱马如命,越野硬汉爱牧马人如命的意义。

和他们在一起,才意识到牧马人不是一辆车,而是加入一个社区的身份,是通往诗与远方的路,是一路与你通行的移动城堡。

下次希望有机会带着全家人去大草原露营,野餐,看日出日落,拍横跨苍穹的星河 !

责任编辑:卢英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2018 FBLIFE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00560号 京ICP备110160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37号 越野一族(北京)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18 FBLIFE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